學霸辦收費培訓班在哪里參加會不會是真的呢

   日期:2019-07-04     瀏覽:1    評論:0    
核心提示:這份在網上流傳的招生廣告稱,“師資優質有保障。”“高考成績優異,數名同學考取清北人復等優秀高等學府(預錄取),更有泉州市

這份在網上流傳的招生廣告稱,“師資優質有保障。”“高考成績優異,數名同學考取清北人復等優秀高等學府(預錄取),更有泉州市文科總分第一名加盟。”“學習方法系統成熟,向即將步入高中或是已進入高中學習卻不得要領的同學們分享寶貴學習經驗。”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注意到,在“師資簡介”一欄列舉的13人中,靠前的4人分別是今年福建省高考文科的第2名、第3名、第4名和第8名,高考總分從668分到660分不等,均被北京大學預錄取。最后一個是福建省排名203名,高考總分629分。這13個高考高分學生都是同班同學,其中12個是女生。

據介紹,他們的課程項目分為“初升高銜接班”和“高中課程個性化訂制輔導”兩種方式。前者收費標準是每人每節課140元,租用當地一家民辦教育機構的場所上課;后者視不同情況按每兩小時150~250元不等收費,可預約上門一對一輔導。

暑假又來了,不少家長計劃帶著孩子出門旅游,也有的家長則忙著給孩子報各種培訓班、補習班。市民余女士(化名)的女兒已被主城某重點中學錄取,這個暑假,培訓班也在開始學習初中的課程。不過余女士心里有個“疙瘩”卻一直解不開,“寒假時我就給孩子報過一個培訓班,當時說好的不滿意可以退費。可現在我們想找他們退錢,卻僵住了……”

上了幾節課后不滿意

家住江北的余女士的女兒今年上小學五年級,學習成績一直不錯,不過為了讓女兒更進一步,她給孩子報了許多培訓班,“主要是為‘小升初’作準備,讓她進入初中后,起步快一些。”

余女士告訴記者,去年年底時,女兒同學的一個家長找到她,向她介紹江北觀音橋一家名為“重慶少博學校”的培訓學校。“據說當時這家培訓學校正在搞活動,給孩子報補習班有優惠。”余女士還到現場看了一下,覺得這家培訓學校不錯,于是趕在去年的12月31日“優惠活動”的最后一天,給女兒報了培訓班。

余女士給女兒報的是“一對一”的小班,就是培訓老師和孩子一對一進行針對性地補習,一共30節課,每節課320元,一共9600元。因為參加了“優惠活動”,最后余女士繳納了8800元學費。

今年年初,余女士每個周末就帶著女兒去這家培訓學校上課。“我們一般周六的上午去,一節課大約2個小時。”但上了8節課過后,余女士征求了女兒的意見,決定不去上課了。“主要是孩子覺得這樣的課程不滿意,學不到什么東西……”余女士對記者說,女兒在班上的成績一直很好,并不是因為成績差而參加培訓班的,因此上這樣的培訓班,目的是“提高”,而不是“補習”。她和女兒覺得培訓班老師講的內容“有點淺”,達不到提高的目的。

轉班后又發現了問題

在和培訓學校的負責人溝通過后,余女士決定讓女兒停止小班的學習,而轉入大班上課。

可女兒跟著其他孩子一起上大班的課程過后,余女士又發現了問題。“上大班的課,第一次老師布置作業,就布置錯了。后來,我們想去找上課的老師,也找不到……”在大班上了5節課后,第六節課余女士就沒讓女兒去了,因為余女士已給女兒找到了市內的另一家培訓學校。

上了幾個月的培訓班,提高并不多,余女士開始也沒往心里去,畢竟女兒之前已參加過不少類似的培訓班了。隨后,余女士找到“重慶少博學校”的負責人,希望退還女兒沒上完的課程的學費。

余女士說,女兒上了8節“小班”的課,一節課320元,5節“大班”的課,一節220元,加上一些其他的費用,幾個月來在這家培訓學校的費用在3800元左右,那么退費的時候,學校就應該退她5000元左右。但這時,培訓學校方面表示只能退她2000多元。

這下余女士有些蒙了,因為她在去年12月31日繳費的時候就問清了的,如果孩子中途不學了,可退還剩下課程的學費,在學校出具的收據上,也寫著“不滿意可退費”,那么這退費怎么就“縮水”了呢?

培訓學校卻另有說法

如今,暑假已經來了,余女士說,女兒目前已被市內某重點中學錄取,她在暑期的培訓班課程,也以初中為主。

余女士最后一次和重慶少博學校的負責人聯系是在今年5月,雙方就退費的問題依舊沒有達成一致。如今已過去了兩個月,這退款還是沒能拿回來。

昨日上午,記者來到位于江北區觀音橋附近的“重慶少博學校”。該培訓學校的教室在一棟寫字樓二樓,在“大班”的教室里記者看到,10多個孩子正等著老師來上課,門外有兩位家長正在等待。

記者在走廊墻壁上的學校簡介上看到,“重慶江北少博教育培訓學校成立于2011年4月,是一所中小學綜合學科培訓輔導學校……”

隨后,記者找到了該培訓學校的一位負責人高女士。高女士說,她對余女士女兒的情況比較了解,余女士所說的學費方面的問題確有其事。高女士解釋說,之所以不能全部退還學費,是因為余女士在退掉小班的課程后,又選擇了大班的課程。“大班的課程是有名額限制的,報了名過后就不能退(錢)了。”

高女士說,一個學期的大班課程有17節,雖然余女士的女兒只上了5節課,但因為占了名額,所以剩下12節課的學費不能退還。這也正是雙方就退費問題糾結之處。

最后高女士還告訴記者,學校方面之前也給余女士提出了解決方案,也就是讓余女士的女兒在學校繼續上大班的課程,后面課程的教學內容都是初中的。

對于學校方面的態度,余女士則表示不能贊同,她說,之所以女兒不愿意繼續在這家培訓學校上課,是因為其教學質量,因此她不會讓女兒繼續在這里上課,要求按原來的“約定”,退還剩下的學費。

雙方至今沒有達成協議,學校負責人高女士表示,他們將繼續和余女士協商。

“口頭協議”易引發問題

昨天下午,記者再次聯系上余女士,她表示目前學校還沒有和她聯系解決辦法。而她也告訴記者,如今她也后悔當初在為孩子報名時,沒有將后面的事情問清楚再繳費。

余女士說,在繳費報名時,她和學校方面只是一些“口頭協議”,對方滿口答應“不滿意可退費”,但并沒有考慮到“大班占了名額,不能退費”這些問題,學校方面也沒有給她說清。現在學校方面以此為借口,將退款“縮水”,她也無可奈何。

除了“重慶少博學校”外,記者又以“家長”的身份隨后又走訪了市內其他的兩家培訓學校,咨詢相關的問題,發現這些培訓學校在收取報名費的時候,只開具了收據,而并沒有文字協定。學校方面滿口答應“不滿意可以退錢”,但并不會主動介紹退款的細則。

另一位家長劉先生在接受采訪時告訴記者,他也為兒子報過補習班,交了近萬元的學費,“只拿到一張收據,其他的都是口頭協議。”最后兒子上了一半的課就不愿意上了,他找到學校退學費,“雖然最后學校退了剩余課程的學費,但最開始的時候我心里也打鼓,因為沒有簽訂任何協議,到底賠多少,都是由學校說了算。要是學校方面‘耍賴’,作為家長,如何維權呢?”因此劉先生表示,雖然目前的培訓學校都日益規范,但這樣的“口頭協議”,還是容易引發問題。

此舉在當地學生家長中引起不同反響,有的家長認為孩子能近距離接觸這些學霸,機會難得,有的家長指出學生自行組織培訓無資質、不合法,還有的家長覺得這些高分學生急于變現,太急功近利。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打通了招生廣告上的電話,接電話的王姓女生告訴記者,因為學弟學妹有這方面的需求,所以才想到去分享經驗。至于收費的原因,是“想利用暑假掙點生活費,也算自食其力吧”。

問及是否考慮過辦班的資質問題,這位女生說,確實有家長提出過質疑,“但我們上網查了,沒有發現哪條法律規定學生不能辦培訓班,而且前幾屆學長辦過類似的培訓班,還掙到了錢”。

福建嘉禾嘉律師事務所律師黃舟雄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采訪時表示,根據《民辦教育促進法》規定,不論是法人還是自然人開辦教育培訓機構,首先都必須向當地政府主管部門提出申請,取得辦學資格后方可向社會招生。無證辦學不僅會被勒令整改關閉,還會對開辦者處以違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罰款,嚴重的還會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或追究刑事責任。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高中畢業生利用暑期打工掙錢值得鼓勵,但一定要合法。他建議,這些學生可以和有資質的教育機構合作辦班,這樣可以規避法律風險。


 
標簽: 包包回收
打賞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在線客服
双双大床红利扑克50手走势图